分享到:
当前位置:首页 > 园林文化 > 园林人文
园林人文
【江滨公园】我爱这静悄悄的山林
发布日期:2017-11-06 10:11 来源:江滨公园管理处/文/图/叶枝校

  “柳之山川甲天下,盖天地开辟而已然矣!”这是明代柳州文士王启元的话句,豪言发于感慨,足见他对家乡情的炽热。曾经,我只知道有“桂林山水甲天下”名言四海传扬,却不知有“柳之山川甲天下”名出柳州,与之颉颃。其实,桂柳地脉相接,有山一般秀,有水一般雅,也是顺理成章的。举目四顾,柳水茫茫,柳山苍苍,壶城古郡的山水,美的是一种安谧,一份清淡——多少回面对她的清幽之境,就如我心底里的喜爱一样,静悄悄的袅袅蒸腾...... 

  我想,几百年前,在蟠龙山前,王启元,心境也如此这般吧! 

  启元者,正如他的名字一样,在家乡柳州,开启了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文化元年——蟠龙山,就这样因王氏的到来而拓荒,进而文采洋溢,充满魅力。史料记载,王启元曾在蟠龙山建有山房,笃学不倦。他26岁中举,在中举后的三十七年当中,又连续上京赶考十三次,直到天启二年(公元1622年)自己63岁时,才得以考中进士,这真是“路漫漫其修远”了!王氏启元,几十年如一日,宁静之中,矢志追求心中的目标,这种不急不躁,像蟠龙山一样沉稳的雅逸,大约是一种名士风采,也是一种文化的传统吧。“地以人传,书馆江山饶胜概;贤因学著,鸡窗灯火奋终生。”王氏山房联语,铭记着士子的风骨,也氤氲了这一份浓郁的雅逸和静悄。 

  当时,被这份静谧打动的,并不只是王启元,他的弟弟王启睿,接踵而来,饱享“潜栖”之乐——面对县丞副职之官,启睿一挥手,衣袂飘飘,辞而不赴,唯有笔耕不辍能解读文人的情愫。这里的清静之境,打动了他那原本就如白云一般淡泊的心。在蟠龙山北麓半山腰的山房里,他写出了《蟠龙岗志》,此书一问世,就注定了蟠龙山要“热”了。 

  从此,蟠龙山的宁静,就增添了一份喧嚷......果不其然,王氏消息传出后,“游侠”徐霞客也坐不住了。他铁心要来拜访这两位柳州名人。崇祯十年(公元1637年),他来到柳州,于农历七月十三日专访蟠龙山。他真是想不到啊,“山麓飞出金凤凰”,这话可一点也不虚妄,原来这两位俊彦读书之地如此僻静,僻静得摄人心魄!于是,徐先生从“榕阴古渡”攀登而上,沿途“密篝蔽空,连麓交荫。走过其下,如行在空翠穴中,不复有西烁之日”——在如今看来,蟠龙山之高,虽不过百余米,而380年前,却是让踏遍了千山万水的旅行家徐霞客,消磨了一天的时光,直到太阳西下,才来到王氏山房。遗憾的是,这三位名人未能相会,因为这时王氏兄弟都已作古。我们不妨作出一个大胆的想象,倘若当初,上天成就了他们的“历史性”相遇,那么,在这山窗嘘嘘的陋室里,把茗对饮,该是何等的一番景象?蟠龙山的人文历史也可能因此而改写?《徐霞客游记》里对于蟠龙山的描绘,是不是不再只限于这山这林,而浓重地把王氏兄弟“颂”上一笔?可惜时光永远不会倒流,逝者如斯。不过,我们不必为此遗憾。徐霞客说不虚此行,因为这里的山水为他的《游记》增色,他的《游记》也为这里的山水增色。我们且来欣赏他的生花妙笔: 

  ——竹坞中,筼筜万个,森森俱碧玉翔烟,觉尘嚣之气俱尽…… 

  ——四旁皆耸石云嘘,飞翠鸾舞,幽幻险烁。壶中之透别有天,世外之栖杳无地. 

  徐霞客把这里独特的形胜、景物描写尤尽,后世能文章家所得亦只能望其项背矣! 

  蟠龙山的宁静,从此悄然而破。今日登临,我们可以看见王氏书斋的里里外外,刻有大量碑版,图文并茂,异彩纷呈。这些作品,出自当今书画名家,有柳州本土的,亦有外地的,书风画意俱佳,艺术地反映了王氏俊彦和徐霞客的佚闻逸事,缅怀之情,浓郁深沉。如果你喜欢清静,喜欢艺术,欲求一饱“柳之山川甲天下”的眼福,就不妨前来此处摩挲一番,凭吊一番,恭立于王启元所撰的《重修府学碑记》前,诵上一段佳文,享受一番用心灵与前贤对话的独特惬意吧...... 

  多年来,我的每一次拾级攀援,都不是为了附庸风雅,而是实实在在地为这里的钟灵毓秀而感动。很久以前,我在另一座耸着宝塔的山前,有缘与一位方丈相遇,他告诉我:“有塔的地方是风水宝地,可以修静。”从此以后,我一望见蟠龙山的双塔,我就觉得,一股清幽宁静,沁上了我的心房......